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朱鸾 > 67.第68章

67.第6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霍亭道:“他教我骑马,趁我不注意,在我下裳上插了好些根针。等我上了马后,马被针刺到,然后将我摔了下来。那一次,我险些丧命。而他霍瑛则得到了爱护弟弟的美名。”
  苏哲愣住。
  “大哥恐怕无法想象,亲兄弟之间也会下得了这样的毒手。但是跟我母亲的死比起来,我这简直已经不算什么。”
  霍亭望着他们,拳头不知何时已经紧握起来,“我虽然无用,但这次的事情却使我深深怀疑上他。我拿到他谋害我的证据后,陈王怒到要冲到国公爷面前替我求公道,但我要的不止是我的公道,还有我母亲的公道!
  “这次摔伤使我足足养了两年,霍瑛也趁机不断地散播我旧伤难愈为由,不断地阻止我入衙当差。而恰在那时候宫里传来太子病重的消息,陈王感觉到了危机,认为一旦有变,他必会败于楚王手下,于是给我寻了他的武师教我武功,让我来日能够自保。
  “我私下勤加练武艺,从不敢放松,暗地里也收了几个心腹护卫。而陈王的预感也成了现实,太子薨了,他马上被楚王列为眼中钉。他无心权位,却不甘屈服。谁都不想眼睁睁被杀死的,不是么?我当仁不让地选择帮他。
  “除去我们那段惺惺相惜的岁月留下的少小情谊之外,便是,我也需要陈王上位,然后从太医院得到霍瑛害死我母亲的确凿证据。陈王若不上位,太医院便永远也不可能将证据交给我。”
  书房里隐入一片静默。
  三个人皆站着,木然着,谁也没有开口。
  过了许久,霍亭才又缓缓抬头望着苏敬修,忽然冲他深施了一礼:“霍亭自知不该欺瞒岳父,令得苏家立场为难。但无论如何,阿瑗我是不会放弃的。我宁可背负自私自利的骂名,也绝不会因为岳父的责怪而放手。如今我已将来由说出,还请岳父通融。”
  苏敬修望着他,咬牙转过身去。
  他从来没有感觉到眼下这样为难,这封信的内容,的确让他难以置信。
  也是把他推到了火炉上炙烤。他应该怎么做?如果要彻底远离这漩涡,他就只能把苏瑗从国公府接回来,或者把事情告诉镇国公。如果不想拆散女儿的姻缘,他就只能继续这么下去,而且还只能站在陈王的阵营帮着他们打赢这场战争!
  “霍亭,你这是在拿阿瑗在要挟我!”
  他倏地转过身,似已坚定了信念,咬字也极凌厉起来。
  霍亭望着地下,没有分辩。
  他并不是在以此要挟,而是,他实在不想失去苏瑗。
  他母亲的仇他必须报,不然他不孝,苏瑗他也必须拥有,否则他对自己太无情。
  他知道自己太贪心,但没有办法,这两样,他都无法割舍。
  “我觉得,或许我们应该问问阿瑗的意见。”
  苏哲看到这里,忽然也开口说了一句。
  霍亭与苏敬修同时望向他,神情如同被提醒了什么。
  苏瑗与谢氏用过饭,便在屋里逗着俏姐儿玩翻绳,俏姐儿咯咯笑着,偎着姑姑笑得好开心。
  前院里忽然来传她去书房,她愣了愣,还以为霍亭又喝多了,连忙下了地,急匆匆到了书房。
  哪知道进了院子,却一片安静。书房门口甚至连个站着服侍的人都没有。
  她狐疑地走进去,迎面便见霍亭凝眉在那里,而苏敬修与苏哲则面色沉凝地站在屋中央。一桌饭菜还剩在那里,屋里也还飘着酒菜之香。
  “怎么回事?”她口里惊问着,目光却落在霍亭身上。
  苏敬修望着她,将手畔的信递了给她。
  苏瑗接来看过,心下陡地一沉!而后倏地往霍亭看去!
  “这信是谁写的?”她问道。
  “不知道。”苏敬修道,“方才有人送过来,送信的人却是个街头的乞儿。”
  苏瑗沉默着,走到霍亭跟前。
  看到这个,她已经完全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动怒了,苏家乃是清流士子,当然不会肯卷入这样的纷争里去!这也是她一直嘱咐薛琅不要告诉他们的原因!
  但她不明白的是,霍亭为什么要这副样子?
  “坐下吧。”她说道。
  霍亭没动,他望着她:“我不要坐下,我只要你。”
  苏瑗心头一震,他又看起她来:“请你过来是因为我跟岳父说,无论怎么样,我也只要你。不管你说我卑鄙也好,无耻也好,我也不会对你放手。我想知道,你的选择。”
  苏瑗闻言身子晃了晃。
  她不知道他们之前究竟说了些什么,但是自她得知他与李暨联手时起便已想象到,这一天迟早都要到来。因为这门姻亲,苏家在这朝宫斗里变得被动,原本可以轻轻松松保持中立静待新太子上位,如今却被逼得不得不选择其一。
  苏敬修若要自保,那便只有与镇国公府去除掉这层姻亲关系,如果不去除,那就只能,也只有选择与李暨为伍。而这又是件风险多么大的事情,楚王势力不弱,一旦他们胜了,那么他这么些年经营出来的前程便将逐渐走向穷途。
  眼下这时候,苏敬修已然焦头烂额,而他霍亭却还在这里苦苦相逼……
  她该选怎么选择?
  选择继续与他在一起?让苏家加入李暨阵营?
  还是保全苏家,就此与他一刀两断?
  一刀两断……呵,这不正是她所梦寐以求的吗?她计划了那么久,不就是为着要离开他,摆脱他吗?如今着这机会,她可以明正言顺地与他分开了,她连什么都不用再愁,只需要跟苏敬修点个头,那么剩下的便都不必让她再操心了。
  想到这里她甚至激动地往霍亭看去,但是目光一触到他的双眼,她又开不了口了,昨夜的温存还历历在目,她已经沉沦在他的温柔里,她还抽离得出来吗?
  “你在逼我吗?”她说道。
  她不惯这样的方式说话。
  霍亭抬头,看到她眼里有不容抗拒的坚持。他走过来,立在她面前。
  “我们二爷在这儿么?”
  苏瑗张张嘴,正想说话,忽然就听见院门口传来道声音,这声音就像一记重锤,猛地在她心里击了一下,击得她把到了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
  杜婉之的声音传过来:“在就行,我还以为他又出府去了。”
  这声音温婉恬淡,像透过时空穿过来,直击着人的耳膜!
  她整个人忽地凉了!
  是了,她怎么忘了还有个杜婉之!
  就算她想与他相守相伴,那杜婉之呢?她始终像她心头的一根刺,没有她苏瑗在,他霍亭一样可以有杜婉之相伴的。他并不是他说的那么非她不可,这世上又哪里有什么失去谁就活不下去的道理,何况他们还有着数年的相伴之情!
  “阿瑗!”
  霍亭眼瞧着她神色不对,不由失声喊道。
  “要不,今儿就且歇着吧。”苏哲见妹妹神色恍惚,怕她受不住,提议道。
  苏敬修哪里忍心逼迫女儿?况且这事也不是非得急在一时表态。
  他点了头:“天色不早了,先回房吧。”
  苏瑗看了看脚尖,挪了步。
  霍亭上前牵起她,大步往院门走去。
  苏瑗一路如行尸走肉,不知道怎么回房的,直到霍亭将门一拍才蓦地回过神来。
  回神后她又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下意识地与他保持距离。
  “阿瑗!”霍亭眼里有痛色,眼眶周围已红了一圈,“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她咧咧嘴角,说道:“你怎么会这么以为?”
  霍亭怔住。
  她又幽幽望着他,说道:“其实我觉得,你也并不是非我不可。”
  “苏瑗!”
  霍亭怒吼出声。
  苏瑗心颤,侧转身去,并不看他。
  “如果没有我,你还有杜婉之,她才是你背后的女人,我不是。你对我也不过是一时新鲜罢了。或许觉得我不听话,不迁就,所以起了征服之心。如果从一开始我不是这样坦率接受你的决定,而是扮演着贤妻良母等候你回头,你一定会对我不屑一顾,而与杜婉之在一起。”
  她一字一句地说着,每个字都像打在人心头的石子。
  “这有什么区别么?”霍亭冷冷望着她,“你不管扮成什么样的人,你还是你!你就是换一副面孔,扮成她本人,你内里也还是你!你以为我没有长眼睛,看不出来真正的你是什么样子,看不出来你是不是假扮!”
  苏瑗闻言冷笑着。
  说的总比做的好。倘若真是如此,那前世她也是她,她装成了贤妻良母,如何他又没看出来?——不!她忽然回头,紧盯着面前的他。他目光坚定神态坚决,刚才那番话他说的斩钉截铁,看上去就像是他刻在脑海里的想法,他这是什么意思?
  是糊弄她,还是说他前世里,其实也一直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也早就看穿那层贤妻良母的外衣下她的本性是什么模样?
  这不可能!
  她忽然背冒冷汗!
  他怎么可能看出来她?他根本连注意都未曾注意过她!他怎么可能会透过表面看到她本质是什么样的人?就算照他说的,他不可能看不出来,那么前世他为什么会那么对她?他不也还是与杜婉之在一起,并且还生了孩子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