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怪兽 > 第五十九幕 不干净了

第五十九幕 不干净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望无际的碧蓝之海,能够让人忘却烦恼。
  
  第十三名使者驰骋在大西洋里,拖着一个保险柜,心情颇为愉悦。
  
  就在刚刚捕捉到牧田昊的那一霎那,第二个任务就完成了。
  
  大量的怪兽点,虽然还没有去用,但是看上去就让人心生愉悦。
  
  不过,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就不那么让人惬意了。
  
  虽然他自己可以通过地下暗河,一路从曰本海出发,进入欧亚大陆,穿越西伯利亚,最后来到欧洲。
  
  但是带着一个箱子,他的行进路线就没有那么自如了。
  
  如果不想着穿越大西洋,再穿越太平洋绕远路,就要走繁忙的海运通道。
  
  尽管他可以保证自己不被发现,但是凡事都有意外。
  
  那些超级强国,看到自己这样的家伙,大概率不会温和的对待自己。
  
  能够将自己活着抓住,供他们实验,已经很仁慈了。
  
  两个路线都行不通,他就选择了第三条方案,这条方案是穿越北冰洋,一路返回曰本。
  
  当然,海面上的冰冻区域不能行进,但是海水里头的广大空间,却能让他自如航行啊。
  
  决定了路线,就开始行进。
  
  不过,最开始的速度不是很快。
  
  他一个人的时候,可以自动优化成最流线的样子,但是带一个大保险柜,难度一下提升了很多。
  
  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突然开始学自行车一样。那种能够加快移动速率的零件,尚且会让人不协调,需要学习。
  
  更何况是一个根本没有任何用处的保险柜呢。
  
  因此优化流线型,成为了第十三名使者遇到的大问题。
  
  他先是空想了几个他认为最符合流体的形状,可惜都不是很理想。
  
  散乱的涡流,阻碍着他提高速度。
  
  他这时候,想起了自己看过的科幻小说《三体》,想起了里头的水滴。
  
  尝试的变成一个水滴的形状,但是大头朝前的水滴,面临的阻力还是有些大了。
  
  又经过了有一会的尝试,他才发现水滴形状,的确很合适。
  
  只不过,合适的方向不是大头超前,而是小头超前。
  
  并且,这样的形状,受到的因为下潜深度加深,水压的压力,也变得小了好多。
  
  如此一来,他加快了速度,穿越寒冷的北冰洋。
  
  只不过,他以为的隐秘性,稍微出了一点问题。
  
  ………………
  
  北极之熊冰原监测点。
  
  “滴……滴……滴……”
  
  面向大海的声波传感器,一如既往发出单调的蜂鸣器的声音。
  
  忽然,“滴、滴、滴……”连续的声音响了起来。
  
  “什么状况,检查一下!”
  
  一个红着鼻子头,整个身子都散发着酒精味道的中年大叔,命令他手下的年轻人。
  
  年轻的手下,同样慵懒地待在他的位置上,慢悠悠地来查看。
  
  他们虽然都隶属于北极之熊的军方,但实际上也不是核心部门。
  
  设备老旧,依旧是数十年以前,红色时代留下的设备。
  
  甚至,某些设备古老的能够看到辉光管。
  
  这个部门之所以还保留着,就是起着一个不怕一万的预警机构。
  
  北冰洋不管是红色时代,还是现在,都被认为是北极之熊的“内海”。
  
  甚至,当以米国为首的国际组织,希望敲诈各个发展中国家,顺便让他们降低碳排放,减缓全球面暖的时候。
  
  北极之熊却无比希望全球快一点变暖。
  
  与那些可怜的小岛国不同,北极之熊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领土。
  
  只可惜,因为寒冷原因,绝大多数并不适宜居住。
  
  不过,这却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是一旦北极融化,北冰洋能够不被冰冻。
  
  北极之熊就会拥有一条无比畅通的航道。
  
  这个航道可以用极短地时间从欧洲到亚洲,从亚洲到美洲。
  
  因此,虽然北冰洋现在还尚未拥有航行的条件,但是却是他们重点关注的地方。
  
  冰原监测所,就是为了监测有没有速度超过规定限额、体积超过允许范围,而又没有在系统里标注出来的单位。
  
  这套系统功率很大,监测的范围也很广。
  
  只不过,可惜的是,这套系统实在是太长寿了,如今总是误报。
  
  发生过不止一次,将海带误认为航母的失误了。
  
  所以,所长对于报警也没有那么放在心上。
  
  心思或许是最近水草又涨的茂盛些了也说不定。
  
  他在想的只是在这个可恶的班上挨到下班,回到家痛饮一瓶伏特加,然后进入梦乡。
  
  可惜的是,他的梦想,没有那么容易成功。
  
  年轻人操作了一会机器,清除掉了报警信息,但是报警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他害怕再是误报,又操作了一遍。
  
  这次完事后,他大喊,“所长!所长!我们监测到了不明潜水物体,它的体积很小,但是速度很快。”
  
  “不是误报么?”
  
  “不是,已经重新检测第三遍了。”
  
  “是么?我来看看是什么!”所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尽管除了今天早上刷牙用伏特加漱口之外,还没有喝酒,但是他走起来摇摇晃晃,就像是北极公园里养的南极企鹅一般。
  
  年轻人让出一个未知,容下自己满身都是酒味的领导。
  
  他嗅着这简直比酒窖还要浓郁的酒味,有些好奇自己的领导是不是哪怕就是此刻死去,尸体也不会腐烂。
  
  因为,他的身体,已经是酒精腌制好的标本了。
  
  领导对于这套陪着自己长大的设备,十分的熟悉。
  
  他很快的清理掉现在的报警信息,又测试了一遍。
  
  “滴滴滴。”
  
  声音更密集了。
  
  “又一个十分快的物体,正在朝我们移动。你认为是什么呢?”
  
  年轻地手下,看着雷达上的画面,咽了口口水说道,“这个速度,这个轮廓,看上去像是一枚导弹,我们要不要上报?”
  
  “上报?上报给谁,我们已经被遗忘了。而且,你看那个东西,朝着我们飞速地过来。与其上报,不如你也来一瓶这个吧。”
  
  “上班时间不能喝酒。”
  
  “为什么不能呢?我不说,你不说,还有谁知道。孩子,你怕疼么?”
  
  “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