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谋宸 > 002 道不同,相为谋

002 道不同,相为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都看见了。”公主悲哀地笑道。“我那不成器的丈夫,真是个绣花枕头。”她双手捧泪。
  裴劭说:“臣……臣实不知。”他隐瞒实情,对他,对公主都好。
  她笑道:“你在撒谎,可是人人都希望如说得那般。”公主并非看得开,而是在深讽当下。
  裴劭简单地说:“若您想回去,臣即刻送您到府上。”
  公主的府邸在兴化坊,准确来说,是驸马的宅邸。太华公主姓赵名柔仪,是主上长女,自幼养在皇后膝下。在外人看来,她是天之骄女,可像他们这样侍从主上左右的人眼中,这一切就像笑话般。地位高地非一句两句话决定,或许它的因素有许多,但绝非一句出身可断。
  太华公主的驸马是开国功臣之子,右卫将军郑鸿。出人意料的是,论及辈分,皇帝所选的驸马乃是公主的远房表舅。从一开始,公主就是皇帝为了褒奖韦家而赠予的礼物。
  刚刚风筝落下,看到的究竟是真是假,还不得而知。
  公主侧看窗外,车水马龙的长安里,唯有他们与这格格不入。“我只问你,他有没有……做出?”
  他刚刚的确看到驸马与人窃窃私语,而且举止可疑,又想到近日有关驸马的传言,也许不是空穴来风的消息。
  裴劭眼神一阵慌乱,“臣确实有所耳闻,可是韦家世代骁勇,又手握兵权,即便是传出了事,我想那也是有心人臆造的。”他战战兢兢地说了这段话,以让公主安心。
  “自古以来,不是她连累了他,就是他连累了她。公主驸马哪里是做夫妻,分明就是冤家。”她冷言道。
  裴劭打算做个旁观的冷眼人,便说:“公主不必悲观,风言风语太多。”
  公主压根就没在意他的话,而是说:“我并不在意他的生死,我只在意我的。”
  看来公主与驸马不和,那是真的一点没错了。裴劭顿感自己不该送她回家,简直是给自己找了无穷无尽的麻烦。他说:“您不该说这番话,这种话让陛下听见,又会斥责您了。”
  “可我偏要说,不光如此,我还想早点摆脱他。”公主说这番话并不悲痛,与早些年她在圣上面前哭诉自己的不幸大相径庭。几年里,她成长了很多。
  裴劭说:“您不该在这和我说。”他的话抑扬顿挫,甚至略显生硬与刻板。“若是内子在这,也会劝你。”
  他之所以有这份送公主回家的“殊荣”,全是因为他娶了公主出阁前的侍女。妻与公主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所以他是借着妻的光才有今日。
  “但我就是要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婉凝当初下嫁你这个破落户,更不知道你哪点好,但如今我还要倚仗你行事了。”
  纵使她再如何清贵,也不过是娇纵惯了的女子。
  裴劭从容地说:“公主即使不需要我,也有许多人前仆后继地等着奉承公主。”尽管脸上毫无波澜,但他手一用力,就使马车停下。
  她瞟了一眼他,“秘书郎,若你不是裴阁老的儿子,你也不会有今日。我们都是一样的,倒不如来帮我个小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